本溪橋北鋼鐵深加工產業園

加強高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和話語權

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高校肩負著學習研究宣傳馬克思主義、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的重要任務,是黨的意識形態工作的前沿陣地。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為中心環節,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為此,高校要準確研判新形勢、新問題和新挑戰,不斷創新工作方法,提升意識形態工作實效性。
旗幟與靈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
習近平總書記告誡全黨:“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就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他指出:“辦好我們的高校,必須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這既是對全黨提出的政治要求,也是加強高校意識形態工作必須遵循的根本指針。
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必須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在理論層面,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必須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點緊密結合起來,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大力建設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強化馬克思主義理論及相關學科課程的意識形態屬性,自覺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貫穿於科研和教學全過程並轉化為清醒的理論自覺、堅定的政治信念、科學的思維方法。在實踐層面,必須堅定教師群體的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信仰,把系統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作為必修課和看家本領,學會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去觀察、分析和解決問題,堅定理想信念,增強高校師生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必須建立健全高校意識形態工作機制。各級黨委要負起把關定向、統籌指導、建強班子的責任,把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納入黨建工作和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確保高校成為堅持黨的領導的堅強陣地。宣傳部門要當好“領唱”,以馬克思主義統領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工作,以馬克思主義理論武裝思想戰線隊伍建設,構建一支政治堅定、素質優良、結構合理的高校宣傳思想工作隊伍。馬克思主義學院要發揮“主陣地”作用,深入研究和回答新的時代條件下出現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充分挖掘思想政治理論課的意識形態教育功能。各部門必須在校黨委領導下齊抓共管,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做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有力宣傳者和堅定捍衛者。
培育與弘揚: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的高度概括和集中體現。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要積極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和主導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不懈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廣大師生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堅定信仰者、積極傳播者、模範踐行者。”
全球化進程的加快和市場經濟的深入發展,使高校師生的思想意識、道德觀念和價值取向呈多樣化發展趨勢,對我國傳統文化及主流價值觀造成一定衝擊。在此背景下,部分高校師生迷失了自我,形成了不科學、不健康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要將這部分人引導到社會主義主流意識形態的軌道上來,就必須大力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根本的路徑就是要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貫穿於教學、科研、管理、服務的全過程。高校必須在教學科研過程中堅持正面灌輸和引導,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把核心價值觀融入社會實踐、校園文化、學校管理,同時加強教材建設使用管理和陣地建設管理,絕不給錯誤思潮提供機會和空間。高校是社會思想的孵化器,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校園文化思潮,尊重差異、包容多樣,全面提升高校師生道德素質,培育知榮辱、講正氣、作奉獻、促和諧等良好高校校園風尚,才能從源頭上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基礎。
機緣與挑戰:掌握網絡空間話語權和主導權
當前,互聯網已經成為高校師生思想文化生活的重要場域,成為影響高校師生成長成才的重要知識環境和思想輿論環境。我們既要看到互聯網的優勢所在,並為我所用,也需要高度重視互聯網給社會主義主流意識形態帶來的衝擊,把因勢利導掌握網絡空間的話語權和主導權,作為新形勢下做好高校意識形態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網絡時代做好高校意識形態工作,要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積極推進新媒體、新技術的開發和應用。我們不能因擔心新技術可能的負面影響而簡單排斥,應看到其作為意識形態工作的重要載體和手段的一面。要實現網絡媒介應用與主流意識形態引領的深度耦合,這是掌握網絡空間話語權的根本路徑。要加強對網絡信息的監控和管理,防止信息垃圾的侵蝕,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搶占網絡傳播陣地的製高點,大力推進校務微博、班級微博、校園微信公眾號等建設,傳播正能量。要堅持“團結穩定鼓勁、正面宣傳為主”的方針,堅持鞏固和壯大網絡主流思想意識形態,充分發揮正面宣傳鼓舞人、激勵人的作用。在事關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則問題上,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幫助高校群眾增強思想定力、劃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認識。
立場與歸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訴求
高校意識形態工作必須立足人民立場,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訴求,以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高校師生的根本利益為出發點和歸宿。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訴求,必須高度關注高校師生的現實需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保障和改善民生為重點”。這就從唯物史觀的高度為高校意識形態工作制定了根本要求和行動準則。高校意識形態工作必須在現實層面關注民生,關注教職工尤其是青年教師的生存發展問題,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尊重他們的主體地位,滿足他們的情感歸屬需求,發揮他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關注大學生的生活及學習問題,以學生為本,充分發揮學生的主體性作用。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訴求,必須堅持黨性和人民性的統一。在高校意識形態工作中堅持黨性和人民性的統一,就是要堅持講政治、把握正確導向,把體現黨的主張與反映高校群眾心聲統一起來;就是要將高校群眾的利益和要求上升至講政治原則和政治立場的高度,體現到黨的主張中來;就是要樹立以高校群眾為中心的工作導向,把服務群眾同教育引導群眾結合起來,把滿足需求同提高素養結合起來,多宣傳報導群眾中湧現出來的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蹟,豐富群眾的精神世界,增強群眾的精神力量,滿足群眾的精神需求。

“與《四庫全書》相視,我們對中華文明更有深情了”

“與《四庫全書》相視,我們對中華文明更有深情了” 
——文津閣《四庫全書》歷百年風雨守中華文脈的非凡故事
\\
2008年9月9日,國圖新館交付使用,文津閣《四庫全書》向社會公開展示。歐陽曉菲攝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
文津閣《四庫全書》書庫。國家圖書館供圖
\\ 
 
2008年,“盛世宏編《四庫全書》展”在國圖新館舉行。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 
 
文津閣《四庫全書》內頁。國家圖書館供圖
\\ 
 
陳垣檢查文津閣《四庫全書》記錄。資料圖片
 
\\ 
民國時期,館員陳恩惠整理文津閣《四庫全書》。國家圖書館供圖
 
【來自國家圖書館的報告】 
·編者按·
書香致遠,故紙彌新。以文津閣《四庫全書》、敦煌遺書、《永樂大典》和《趙城金藏》等“四大專藏”為代表的國家圖書館珍藏典籍,記錄著中華民族的輝煌歷史和燦爛文化,訴說著無數有識之士竭盡財力、智慧乃至生命使之代代相傳的精神追求,有著深厚的文化蘊涵和獨特的文物文獻價值。
“有根可尋,有本可立,一個民族才能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本報記者尋訪“四大專藏”等承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典籍的編纂和流傳故事,追憶那些為之作出貢獻的偉人先賢和名人大家,解讀其歷史價值、文化價值和學術價值,與讀者一起共享中華文明的榮光。今天,本報推出《來自國家圖書館的報告》系列專題報導,首先讓我們共同走近文津閣《四庫全書》,體味這部“盛世宏編”的偉業與非凡。
國家圖書館北區稽古廳,遮光門緩緩展開,氤氳兩百多年的書香撲面而來。這是國圖館藏文津閣《四庫全書》的專藏書庫,上下兩層,著名學者任繼愈先生題字的“文津閣四庫全書”屏風兩旁,128個書架林立,6144個書函整齊有序地擺放在朱紅色書架上。
國圖古籍館副館長謝冬榮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取出經、史、子、集四函書,綠、紅、藍、灰四色如新,夾板、絲帶、銅環仍在。翻開書冊,“文津閣寶”的朱印,“紀昀复勘”的黃箋,雪白的開化紙,端正的館閣體楷書,向世人展示著歷經時代變遷仍不褪色的知識魅力。一門之隔,書庫之外,是現代化的閱覽室裡品類齊全、精華盡收的館藏圖書和埋首讀書的讀者身影。
2008年9月9日,在四庫全書專題展上,文津閣《四庫全書》向公眾開放,讀者紛紛留言:“與《四庫全書》相視,我們對中華文明更有深情了! ”百餘年來,這部皇家巨帙以原架、原函、原書保存在國家圖書館裡,不僅是中華文化的瑰寶,更是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觀,被社會賢達研究鑑賞,被有識之士出版傳播,被芸芸讀者景仰追捧。
從皇帝御覽到傳世經典
收書3461種,共36304冊,約7億字……站在一排排書架間,足以想像200多年前這是一項何等浩大的皇家工程:《四庫全書》編纂於清乾隆年間,是中國古代最大的叢書,幾乎收錄了清代中期以前傳世的所有經典文獻,是對中國有文字記載以來所存文獻的最大集結與總匯。
“盛世修書的傳統中國歷來有之,而《四庫全書》規模之浩大實屬空前,在整理歷代文獻、傳承傳統文化方面意義重大。”謝冬榮介紹,《四庫全書》分經、史、子、集四部,部下有類,類下有屬,全書共4部44類66屬,這種圖書分類法已成為整理中國傳統文獻的圭臬。
編纂完成後,清政府先後抄錄七部《四庫全書》,並於1779至1784年間陸續建“南北七閣”以貯藏,其中北方四部、南方三部。北方四部分別藏於北京故宮文淵閣、瀋陽故宮文溯閣、圓明園文源閣和承德避暑山莊文津閣,這四部為皇家專用,又稱“內廷四閣”。南方三部分別收藏在杭州的文瀾閣、揚州的文匯閣和鎮江的文宗閣,當地士子可以進閣閱覽。
文津閣《四庫全書》是北方四部中最後抄成的一部,距第一部文淵閣本成書有3年之久,成書後曾作過三次全面複查,均由總纂官紀昀親自主持。“它的內容更全面、校勘更精細,對已發現的訛誤、遺漏有所補正,具有獨特的文獻價值。”謝冬榮說。1991年底開始,國家圖書館組織專家開展文淵閣與文津閣原書核對錄異工作,最終形成《文淵閣四庫全書補遺》一書。研究發現,兩閣書在篇卷、文字、序跋、附錄等方面差異巨大,以集部為例,文津閣本就收錄了文淵閣本所沒有的詩文4000餘篇。對於文津閣《四庫全書》,乾隆皇帝可謂“愛不釋手”,每去避暑山莊都會閱覽此書,從每冊書尾均鈐有“太上皇帝之寶”大印就可見一斑。
當代不少名家也不吝其對《四庫全書》的讚譽,國學大師季羨林稱之“嘉惠學林,功在千秋”,著名學者張岱年認為它是“傳世藏書,華夏國寶”,任繼愈稱讚它“最能代表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載體”。在這些盛名美譽背後,藏不住的是這七部書隨著歷史跌宕起伏的坎坷命運。如今,七閣《四庫全書》只剩下“三部半”:文淵閣本原藏北京故宮後轉運至台灣,文溯閣本藏於甘肅省圖書館,殘缺的文瀾閣本現藏浙江省圖書館,而從避暑山莊調撥至京師圖書館的文津閣本,因其始終原架、原函、原書一體存放保管而彌足珍貴。
從居無定所到妥善保存
2008年開始運行的國圖《四庫全書》專藏書庫寬敞明亮,書架上擺著溫濕度測控器,工作人員定期投放樟腦丸,為的是讓這部傳世珍籍能在恆溫恆濕無蟲的環境中更持久地保存。
“別看現在的保存環境很好,近百年來它的保存可是歷經坎坷。”謝冬榮告訴記者,文津閣《四庫全書》入藏國圖以來,百餘年間曾六次搬遷。
清宣統元年(1909年)七月,為籌建京師圖書館(國家圖書館的前身),清政府允准將文津閣《四庫全書》調撥京師圖書館,然而從避暑山莊到京師圖書館的路並非坦途。1914年1月,押運到京的文津閣《四庫全書》竟被北洋政府內務部攔截,運往故宮文華殿古物陳列所。當時在教育部任職的魯迅聞訊心急如焚。這一天,他在日記裡寫道:“晨,教育部役人來雲,熱河文津閣書已至京,促赴部,議暫儲大學校,遂往大學校,待之不至。詢以德律風,則云已為內務部員運至文華殿,遂回部。”1915年8月,教育部與內務部交涉,請其將文津閣《四庫全書》移交京師圖書館,終得同意。9月,魯迅、戴克讓等前往內務部協議移交辦法。歷經一年的清點、接收,次年9月,《四庫全書》正式入藏京師圖書館。
當時的京師圖書館館舍在方家胡同國子監南學,《四庫全書》存放於後院西式平房內,保存條件並不好。據晚清藏書家賀葆真的日記記載:“熱河所藏書運京後,由內務部移交教育部時遇雨,頗有損傷。在圖書館書篋書架亦多安置不適,宜其無秩序亦見一斑也。”遇雨受損、安置不適,《四庫全書》的處境命運成為當時國人的牽掛。
這部書亦承載著一條街道的記憶與榮光。1929年,文津閣《四庫全書》隨改名後的國立北平圖書館遷到中海居仁堂。1931年春,位於北海公園西側的新館落成,文津閣《四庫全書》隨之遷入這座氣勢恢宏、古色古香的宮殿式建築。此後不久,國立北平圖書館致函北平市公安局,建議將館前街道命名為“文津街”,獲准同意。從此,這條原本並不出名的街道因《四庫全書》的到來,成為萬千讀者心中的聖地。
1988年,北京圖書館新館在白石橋落成,文津閣《四庫全書》遷入新館。因館舍設計時未考慮原裝書架的尺寸,《四庫全書》只能在善本書庫外擇地另存。2008年5月,國家圖書館二期工程竣工,為《四庫全書》專建兩層新庫房,面積比先前增加三倍。當年9月初,全部書函搬遷完畢。
“從方家胡同到新館專藏書庫,國圖始終把文津閣《四庫全書》視為珍藏,它從居無定所到保存條件越來越好,既折射出國家圖書館的百年變遷史,也反映了我國古籍保護事業的不斷發展完善。”回首這百餘年的風雨,謝冬榮不無感慨。
從鎮館之寶到百姓案頭
“大開眼界,嘆為觀止。”2008年9月9日,《四庫全書》31冊文津閣本與文淵閣本、文溯閣本、文源閣本向公眾共同展出。展覽期間,庫房兩側的大門定時打開,讀者可透過玻璃看到文津閣《四庫全書》的全貌,壯觀的書架、書函引得參觀者或駐足觀看,或拍照留念。在這次展覽之後,國圖還在節假日等重要時間打開稽古廳的遮光門,讓到館者一睹此書真容。
這與百年前的境況大不相同。據《中國國家圖書館館史資料長編》記載,1917年,北洋政府教育部規定,讀者進館閱覽《四庫全書》需要購買“四庫書閱覽券”,1922年閱覽券的價格從一張券五枚銅圓漲到十枚。當時亦對攝影、轉抄《四庫全書》做了詳細的收費規定。
在當時的學人心裡,還醞釀著一個想法:影印《四庫全書》使之走出深閨為更多人識。最早提出這一想法的是商務印書館的張元濟。1917年1月7日,張元濟將一紙商借京師圖書館館藏《四庫全書》影印的申請,直呈北洋政府教育部。遺憾的是,由於各種原因終未實現。張元濟先生由此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四庫》事層層難關,真如唐三藏之取經!”
88年後的2005年,由商務印書館、國家圖書館合作影印的文津閣本《四庫全書》面世,先賢們的夙願變成了現實,而文津閣《四庫全書》數字化處理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這樣一部盛世宏編正從“束之高閣”的國家典藏“飛入尋常百姓家”。














































新聞中心